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资讯

翰墨情深韵自香——记丰台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常秀林

来源:  时间:


  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京西卢沟桥畔的园博园幽谷清泉,茂林修竹,景色雅致。“春天是世界一切美的融合”,这话诚然是不错的。笔者采访常秀林,就在这样一个风如诗意拂动、景如画卷舒展的日子,其时他正受邀参加北京市举办的书法作品展览。当笔者提议用一句话概括他漫长的从艺之路时,他陷入了沉思。窗外美景尽收眼底,飘进的花草香气或许触动了他,他深情地写下了“翰墨情深韵自香”。

  作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行草书研究院院长,常秀林在书法艺术上成就斐然。曾有人说过,成功之花,人们往往惊羡它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却浸透了奋斗的泪泉。实现梦想要经历艰苦而漫长的行程。和很多人一样,常秀林的起点也要从童年时期计起。如今对他而言,一个游子无奈又略显伤感的记忆深处,藏着不敢触碰的贫穷隐痛,特别是在求艺之初的岁月里。

  逆风扬帆初始航

  常秀林出生在河北省魏县的农村。时间倒退回半个世纪前,落后的生产能力在广袤的田地里播下希望,收获着一轮轮的失望。贫穷成了这里的代名词,饱暖是各家各户从年初到年尾的追求。然而,文化的传承却并不因物质上的贫乏被湮没,反而时时在荒芜的野地里冒出新芽。在这里,时时能听到厚重传统走过的步音。常秀林的外祖父、大伯、四叔都是当地公认的“文化人”,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每逢春节,乡亲们纷纷邀请他们到各家写春联。耳濡目染,故土的淳朴民风和家庭的文化熏陶使常秀林自小就痴迷上了书法。

 

常秀林勤习不辍

  即使过去了几十年,忆起练字时的艰辛,常秀林也历历在目。外祖父映在土墙上躬身探臂的身影——随着昏黄的煤油灯光或明或暗,慈爱与严苛时而交替。外祖父嘴边挂着的“敬纸惜笔”也言犹在耳,这使常秀林在不缺纸墨的今天,仍然每下一笔都慎之又慎,必怀敬畏之情。没有笔,常秀林就央告邻里杀猪的时候送点儿猪鬃,剪点儿牛、羊毛缠卷成笔头,插入修直的木棍里,好歹有了笔的“形”。没有墨,他就用锅底灰磨成极细的黑粉,放在砚台——捡来的碗底里加水调和;纸只能用最便宜的黑草纸了,也是不敢“留白”的,直写到拎起来像是破旧的小眼渔网才罢。每当练字时,必然要小心翼翼,倘若不慎写废了一个字,外祖父清癯的面庞上,便有一道悲痛划过,同时伴着一声低沉的叹息。在一个和桌子同高的孩子心里,那声音满是错不可恕的责备和不能摆脱贫困的无奈。

  夏天屋里漏雨的嘀嗒声、冬天从窗缝中钻进的呜呜风声,无不在提醒着外祖父,这是穷乡僻壤里的陋室一间——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家庭。外祖父每日里直面贫穷,从不敢奢谈理想,但在潜意识里,却渴望找到一位精神上的益友作伴。

  直到多年之后,就在常秀林走出农村后才深切地体会到,那更是父辈们对生活的憧憬。

  那些年里,外祖父只在写字时,心灵才可以恣意遨游于翰墨之海。外祖父经常说,汉字字形造就了书法美,同时汉字又是一种表意文字,每一个汉字都是有生命的。这种理解也深刻影响着常秀林,文字是记载和留存悠久历史、灿烂文化的根本,写好书法是对汉字的喜爱和对传统的敬意。这种力量,使他扛着千钧之笔仍坚持踯躅而行。

  到了1978年,常秀林已是20岁的小伙子,沉浸在书法艺术的深沉与静美之中。提、按、顿、驻、挫、转,随心应手,一幅幅漂亮的字跃然纸上。他在老家十里八村成了有名的“小秀才”,大队和邻里乡亲有什么写对联、画门帘的事,都来找他。打开了农家娃的眼界、引领他与毛笔结下了不解之缘的外祖父、大伯、四叔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但同时也多了几分忧虑,他们从小握着秀林的手教他练字,教他做人,看着他长大,知道他是棵好苗子,值得用心去培养,一心盼着在乡亲们眼里有点“才气”的秀林有个出息。可由他们来教,想让秀林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他们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了。

  命运垂青那些时刻都在努力的人,转机往往出现在不经意间。

  英武年少披戎装

  常秀林走上携笔从戎之路,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那一年初冬时节,一年一度的征兵工作又开始了,部队的接兵干部家访时进错了门,到了常秀林家。那天,他正在画画,接兵干部进屋看到他的画之后眼前一亮,书法作品和画作都有模有样。接兵干部感叹道,不说在农村,就是在城市接兵,也是难得一见的一道风景。

  接兵干部一眼就相中了他,这支部队每年都有文艺特长兵的征兵要求,其实各种特长兵在不同的部队,都是受欢迎的“香饽饽”。

  部队有人到了常秀林家,很快院子里就围满了闻讯而来的人,有大队干部,还有不少亲戚、邻里。大家众口一词称赞秀林,但谁也不好向接兵干部推荐。秀林是家中老大,下面一个弟弟、三个妹妹,如果秀林去当兵,意味着家里少了一个干农活的主力,这在家境贫困、靠田吃饭的家庭,是不能或缺的。所以当接兵干部问秀林愿不愿参军时,大家都沉默不语。

  接兵干部眼看拗不过,只能采取迂回策略,要单独征求本人和家长的意见。凭空出现的机会让常秀林和父亲犯了难,常秀林从未出过远门,眼前却要为前途作出选择;他父亲要代替整个家族表态,心里明白全家人都知道当兵苦,舍不得让秀林去,所以也很纠结。其实当时愿去参军的农家子弟着实不少,接兵干部能给秀林留出一线机会殊为不易。

  父亲是抗美援朝的老兵,始终怀有军人情结,眼见秀林头顶出现一缕曙光,为了孩子的将来表态同意。常秀林思忖再三,自己这个壮劳力一走,重担要靠全家人扛起!可部队是大学校,是成就人的地方,他相信父亲的选择。在他看来,军人守卫的是大家,男儿报国以为家,眼里不能只有小家。

  之后的体检、政审顺利通过,穿上绿军装的常秀林威武帅气,这也让家人心安了不少。送兵时,父辈们难舍别离:“书画练习用的是常功,去了部队,时间再紧也别把功夫落下了!”说罢,外祖父拿出一支自制的毛笔,上面刻着一个“永”字。外祖父握住秀林的手深情说道:“‘永’字除了永恒之外还有吉祥的寓意,写好这个字,不仅是技之本,也是心之本。”常秀林带着这支笔,来到了京郊一座军营,开启了他的人生新篇章。

  北京军区军械修理工训练大队是常秀林当兵的第一站,在直线与方块构成的世界里,手中常握不再是笔,目之所见不再是字帖,新兵训练科目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达到高标准,这对每一名新兵都是严峻的挑战。每一次军事训练后,战士们的身体已经到了疲惫的极限,就像散了架,鞋都提不上,更甭说提笔了。关于职业和个人爱好,多数人也常常会陷入难以平衡的困境之中。在这里,常秀林在认真学习、刻苦训练之余,也一度很受困扰。入伍一个多月了,没练一个字,他内心很焦急,总想找到一个两全的办法。

  机会终于来了,在一次大队组织的黑板报竞赛中,他所在的板报组拿到了第一名,这让常秀林找到了兴趣和任务的黄金结合点,一块黑板,成了他耕耘未来的田地。

  入伍训练结束后,他先是留队当上了见习助教,后来由于表现好,部队把他送往石家庄军械工程学院参加进修学习,学成归来后,正式留队成为一名助教。军事教员是一个充满挑战性的岗位,常秀林明白,要达到“教”的素质与能力,就必须有“学”的信念与执着。几年里,常秀林不逛商店逛书店,不去广场去教室,书桌前、操作台上留下了一个个辛勤的背影。常秀林是金属材料课的任课教员,他的学员大多数是部队选送的技术兵,也有来自全国各军区的处长、股长、技师,职务比常秀林高,但在训练中,他们都非常喜欢听他讲课,认为常秀林讲课有特点——生动易学。原来,能写善画的才艺此时又为他助力不少。比如课程中金属原子结构在不同温度下的不同变化等知识难点,只凭空讲,经常是老师一头汗,学员一头雾水。常秀林先把它们画出来,然后再做成动画在幻灯片上给学员们边放映边讲授,直观生动的教学方法使学员们很快领会,好评纷至沓来。最终,他在全军军械修理系统组织的教学法比赛中被评为“优秀教练员”,这也使他深刻领悟到“艺多不压身,功到自然成”的道理。

  怀着对未来的期许,再多努力也不觉得苦累。在部队组织的军校提干考试中,常秀林凭借扎实的理论功底、良好的军事技能顺利通过,军校毕业后成为一名军官教员。

  每一次经历的转折,都是一种取舍。站在预期的或是不期而至的转折点上时,毅力往往决定了结果。1987年,常秀林被调到机关成为一名参谋,这是一个节奏快、业务多的岗位,时间在报送文件、组织会议、接打电话中飞逝而过。

  看似离钟爱的书法渐行渐远,但他却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最难的时候,他就拿出外祖父送的毛笔看一看,思忖此刻自己所面对的境况绝不会比父辈们更艰难,借以自勉。秋天,他又接到了一项临时任务——参加北京军区举行的“参谋尖子比武”。考试内容既涵盖了参谋“六会”(画、写、传、读、记、算)知识,还包括各种枪支射击、体能等军事五项技能。

  由于在书画方面打下良好的基础,加之入伍后的刻苦训练,常秀林在比武中成绩优异,被军区授予“参谋尖子”称号。

  此间,常秀林白天再忙再累,晚上都要咬牙坚持铺开纸墨临几张小楷。多年的部队生活使他更加坚毅沉稳,立身处事的历练培养出的磊落和气度,潜移默化中对他的书法产生了影响,也正是在这种高温、高压环境下,他的书法作品呈现出了铁划金钩、遒劲有力的特征。

  常秀林从一名普通士兵成长为大校军官,过程艰苦而漫长。在一次次遂行紧急任务、联合演练、军民共建中,因表现优异,他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在军队这座熔炉里,他经过反复锤炼,高尚至纯的奉献精神伴随着书法艺术的日臻成熟而同步成长,使他秉持文艺为官兵服务、为大众服务的理念登入了书法艺术殿堂。


军地书法交流时的常秀林

  随着时间的积累,他的书法水平在北京军区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从首长到各级机关的同志找他写字的也越来越多,这也为他打开眼界、取长补短提供了契机,每一次交流中,总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名师指点天地阔

  2004年是常秀林值得记忆的一个年份,当年他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开办的“首届优秀中青年书法家研究生班”,两年的系统学习让他的书法观念和书法技能有了明显提升,也幸运地转益多师。他曾先后得到欧阳中石、吴东民、周志高、张书范、苗培红、杨再春、郑晓华等著名书法家的帮助指导,刻字则师从吕如雄、王志安、汪德龙等名师。在漫漫求索之路上,他渐行渐悟,渐入佳境。经过反复比较,对比自心所好,常秀林最终在诸体书法中选择了草书作为自己的主要研习方向,因为他内心实在喜欢这种传情达意的表达方式,草书那种挥斥方遒、行云流水的风格和他军人豪迈的性情正相吻合。

  和很多书法家一样,常秀林热爱国学中的诗词歌赋,也对现代、当代诗词爱不释手,特别是具有雄壮、豪气、抒情特点的古诗、毛泽东诗词等,经与草书结合形成的作品,给人以大气、飘逸的美感。

  在常秀林看来,草书既要“讲规矩”,又“不能只讲规矩”。

  “讲规矩”是指无论哪种字体首先要“入古”,即学书法必须经过临摹的过程,先要临摹古人的经典碑帖;其次则是草军地书法交流时的常秀林艺术人生

  书体里一些文字已经固化成了符号,如“得”“卿”等字,书写这些字时须按照规范来,不可随意,而掌握这些特定的文字符号别无他法,只能靠背和记。“不能只讲规矩”指的是除“入古”外,还要“出新”,即一幅成功的草书作品需要完整体现书写者的创作理念,比如要研究哪几个字需浓墨重彩?哪几个字需轻描淡写?所谓美感,就要使作品最终呈现出粗细、浓淡、轻重、明暗等对比效果。这既考验书写者的功力深浅,又反映出书写者的人生经历、感悟以及当时的心境。两者中,“不能只讲规矩”更考验书写者的艺术水准。

  正是这些感悟和研究,使得常秀林对书法有着独到的见解:好的书法不是“练”出来的,而是“悟”出来的,是“养”出来的。一个没有广博生活阅历、没有文化积淀、只知朝临暮写的人,是难以成为书法家的,而古往今来许多大家的成功之路也无不印证了这一点。


诗词与书法创作结合

  古人所谓“书品即人品”,是说没有高尚的人品,也就不会创作出高境界、高品位的书法作品。柳公权之“心正则笔正”,直接把人与艺术用因果关系来表达。退休前的常秀林任联勤部某部队领导,负责所在部队的物资采购和供应保障,工作性质的原因使他面临很多诱惑。在这个岗位,常秀林干了十二年。而书法也使他静心养性、心怀正念,清刚雅正之气抵御了不正之风,正如欧阳询练书法时的“澄神定虑,端己正容”。

  对于常秀林来说,书法与心意是相通相连的,正所谓“书为心画”。每当工作压力大时,他就用写书法来舒缓、放松自己,从而换个立场去考虑问题,工作往往会出现“山重水复、柳暗花明”的境界。而每当在工作上取得成绩时,他也要照例“挥毫”一番,告诫自己戒骄戒躁,要沉下心来去实现更高的目标。

  丰收舞台翰墨香

  翻开常秀林的获奖和参展履历,可谓是硕果累累:他的作品曾先后在中国书法家协会和全军主办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全军美术书法作品展览中获“优秀作品奖,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全军书法展览中获二等奖,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第五届全军书法作品展中获三等奖,在首届北京全国书法刻字展览中获优秀作品奖,作品入选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全国第六届、第七届、第八届、第九届书法刻字艺术展等全国、全军大型展览百余次,2006年被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授予“热心公益十佳”称号,2007年被北京书法家协会授予“特别贡献奖”,2016年被中国书法家协会评为“书法进万家”先进个人,连续两年被丰台书协授予“特别贡献奖”。部分作品被《中国书法报》、《书法杂志》等多家媒体和有关部门报道、收藏。

  一幅幅作品所抵达的深度和广度,处处为常秀林的艺术造诣标注了记号,他继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行草书研究院院长后,又任中国榜书研究会理事、中国书画家联谊会理事、中韩书画家联谊会副秘书长及北方工业大学书法客座教授。


参加文化交流活动

  常秀林所在部队地处丰台,从2011年起他受聘为丰台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担任该职务以来,他拿出自己在部队干事业一样的责任心和认真劲儿来,和书协主席团成员一起在丰台区文联领导下组织举办了各项主题展、笔会、培训讲座等文化活动。如:丰台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书法展、美丽丰台书法美术精品展、为“祖国放歌”书法美术精品展等,并到山东泰安市巡展;积极组织参与送文化下乡、文化扶贫等惠民活动,如每年为乡村写春联送“福”字、到北大荒送文化搞交流活动等;参与组建了丰台区书协刻字委员会,并参与组织了首届全国书法刻字精品展。这些活动促进了丰台区书法艺术的发展,丰富了丰台区的文化生活。活动多了,难免舟车劳顿,可他怡然自得,还克服身体不适,带病到内蒙古林西开展文化扶贫活动。

  作为一名不懈耕耘、潜心研究的实力派书法家,常秀林的追寻之路饱含着梦想与荣光,而又不乏困苦与曲折,但他矢志不渝,一往情深,终于学有所成。

【免责声明】如遇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取得联系。

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邮箱:comnews201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