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艺资讯

在音乐世界里纵横驰骋——专访著名作曲家暨丰台区音乐家协会主席张宏光

来源:  时间:


  有些人究其一生都在寻找归宿,有时是一片山水,有时是一尾笛声。人们在自性的修行中,接纳着悲欢离合浸润时光。

  古今,乐曲使人的身心得到释放,越来越多的人在追随心音共振的一首歌、一个人时获得了某种归宿感,那么创造这些灵魂艺曲的大师呢,他们的归宿又在哪里?

  张宏光出生在沈阳一个音乐世家,中国著名作曲家,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第三批国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现任北京电影学院教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多年来被音乐界尊称为“幕后音乐高手”。

  很多年前,我们的耳边是《阳光路上》《精忠报国》《向天再借五百年》《等待》《美人吟》……很多年后,我们反反复复百听不厌,作曲旋律的经久不衰让我们对张老师的内心感到好奇,而他,则想探寻音乐世界里未曾到过的天地。

  马头琴拉出的千里寻音

  采访前的一个星期,我在北京收到了一件快递,里面是《易·狼城》专辑。此时的张老师和妻子正在内蒙古,我听了三首便决定启程。

  在我小时候,总听妈妈唱《精忠报国》,那是一首沸腾了一个时代的曲子。我一直在想,能驾驭得起这份感染力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我在热切的盼望中焦急地等待着,在飞机上一遍遍去听张老师创作的歌曲,旋律带出了一个聆听者的岁月,回忆当年那些热播的电视剧,时光印证了一个音乐人的坚守,《汉武大帝》《康熙王朝》《孝庄秘史》《闯关东·中篇》《人间正道是沧桑》《情系北大荒》……


张宏光做客《回声嘹亮》

  压制着内心那份波涛汹涌走出舱门,透过廊桥的窗花,看到了藏在心底深处的海拉尔,再几步便冰天雪地,我的心里似火燃烧。

  此次内蒙古之行重中之重,便是走进著名作曲家张宏光的草原梦,感悟他在这片土地用哆啦咪勾勒出的音乐世界。

  车驰骋在伊敏河畔,眼中的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很多人对草原有着道不尽的感情,那份炙热在碧草蓝天上歌声悠扬,耳边的马头琴将我一下融化在天地间,我摸着专辑《易·狼城》的封面,心中是对张老师深深的敬仰。

  为什么这一次的采访,一定要到作品创作地来感受?是那种感动让我对这片天地蠢蠢欲动,内蒙古是梦一样的地方,只有当你来过,才能被最真的东西震撼住。所以,虽然采访行程紧张,我还是等不到张老师回北京,就迫不及待地追了过去,追随着草原歌者走近幕后作曲家张宏光,走进他的音乐人生。

  百度中人意中景

  了解一位名人,要百度,我在百度里认识了张宏光,以为真的就了解了他,其实,那不过是一片意相。他的音乐太广博了,一首歌的聆听,需要几分钟;一个人的故事,需要几十年的感悟。为了用全部的热血和激情呈现出一首歌曲,甚至要从沉淀了几十年的喜怒哀乐中拉出尘封的记忆,才能把那份感情表达得淋漓尽致。

  此刻,坐在我面前的就是曲作家张宏光老师,他剪去了潇洒的长发,一身纯色休闲装。几分钟前,张老师发来信息,“你不要着急,我们等你”。由于飞机晚点,超出约定时间半个多小时,我们直接在一家酒楼见面。进门时,方圆大桌已坐满了人,我很抱歉,但张老师笑容满面,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周围的朋友们就热热闹闹介绍起来了。张老师说,“你饿了吧,我们先吃饭,吃完到工作室踏实采访”。此时,张老师杯中已倒好了红酒,一个待剪彩的烤全羊上来,呼麦声此起彼伏。张老师和妻子走上前,行内蒙古仪式,我想起了百度上张老师的一张照片,现实中的他如照片上一样,朴实无华。

  这一天,他早已享誉盛名。

  这一天,是中国的小年。

  草原情,中国梦

  张宏光的妻子走到CD机旁放上了一张唱片,马头琴琴声悠扬,他闭上了眼,窗内暖意融融,窗外,雪花迎风起舞。他妻子将专辑拿给我,这便是张老师继大型音乐创作后,携手草原音乐大师斯日古冷联合推出的NEWAge原生态大碟《易·狼城》,你若听进去《向天再借五百年》《精忠报国》这种恢弘大气、磅礴感很强的旋律,很难想象,将草原的情感用悲凉的马头琴、呼麦、长调等民族特色展现的狼城风云同样出自他的手笔,这种纵横的跨度证明在音乐的世界中他早已运筹帷幄。我不由得走近这张描述草原生活与美景的原生态专辑,是你引我来到这里,草原静谧的月夜,撩起了我心中的孤独,那音乐的柔情将我紧紧包裹又让我慢慢释怀,“天载其苍,地履其黄,千载之下,亘古苍狼”,张宏光,不愧奇才!

《手写的流年》音乐会排练现场张宏光与韩磊

  我转身,张老师拿出了一张和牧民的合影,在他潜意识的记忆库,呼唤灵感的创造条件是走出去,他喜欢云南,喜欢内蒙古,曾深入草原大漠,足迹遍布十余个旗县,八年的时间积淀,成就了他草原音乐里的荡气回肠。音乐的语言是永生难忘的,这与大自然给予他的情感体验不无关系。

  张老师:我爱草原,当我需要不断注入新的灵感的时候,我就要来内蒙古,我对马头琴有着深深的眷恋。

  我:您骨子里有英雄的悲壮,《易·狼城》里却有某种忧伤。

  张老师: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角落,那个角落存储忧伤。

  我:忧伤从何而来?

  张老师:我想让忧伤随音乐而去。

  我:我们感受到了,在这里面寻找着自己,并得到释怀。

  张老师:人其实很脆弱,尤其当你心中有大情的时候。

  我:创作了这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有您一首代表作,这样的成就不是人人都拥有。

  张老师:我想给祖国更多,这是我的中国梦。

  张宏光在2006年中国新郑炎黄文化旅游节期间担任拜祖大典的音乐创作及音乐总监后,在心中给自己绘制了一张蓝图,要把音乐的红旗插遍全国,祖国的大好河山留下了张宏光的脚印,那些脚印踩实了他的勤恳和执着,他说,“我是朝鲜族人,要为自己的民族写歌,写出最好的歌!”

  命运已在回眸中注定

  四十多年前,沈阳军区杂技团的一段往事开启了张宏光的音乐人生。他回忆说,现在已成团长的一位战友当年编了一个模仿卓别林的节目,找了很多老作曲家,因为是小孩,未能获得他们的创作,他就找到我,“宏光你帮帮我吧!”那时的张宏光只有15岁,初生牛犊不怕虎,仅在当时跟沈阳音乐学院的老师学了一些音乐技术,钢琴、合声……从严格意义上讲没有深入学习,看着战友左右犯难,张宏光说,“成吧,那我给你写!”战友喜出望外,把他关进办公室,“我相信,你一定能写出最棒的音乐!”就这样,磨了几天,虽然写得很痛苦,但凭着对音乐的执着,杂技音乐《卓别林》创作出来了,在当时产生了不小的反响,帮战友渡过了难关,也为自己拉开了音乐生涯的序幕。


张宏光正在讲授音乐课

  音乐世家的熏陶让张宏光渐渐在这个领域崭露头角,20世纪80年代,一部印象派交响作品《空白》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大篇幅乐章,而那仅仅是身为学生的张宏光的一部习作。他回忆说,“那时候,父亲把我放到排练室,一待就是一天,每天耳濡目染。”说到这,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对往事的眷恋,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坐在教室最后看着那些随音乐情不自禁摇摆的大人,接受着自然且最美好的熏陶,飘荡的音符哄着一个孩童从懵懂到成年,这样的优待对一个生来即为音乐的人来说是幸运的,就像在谈到哥哥张千一,张宏光说,“这么多年,每当回到沈阳老家,哥哥依旧会坐到钢琴前弹奏起《北方森林》。”这首曾获金奖的交响音画,穿越了流年,在往事的回望中,让他感慨万千,也正是哥哥当时总让他提意见,奠定了张宏光作曲的信心,家庭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民族乐队的融合,这些生活阅历锻造出了张宏光创作的真金白银。

  学习和阅历即是功力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这样一位天才,为此,我们展开了下面一段对话。

  我:您觉得成功路上什么最重要?

  张老师:学习是基础啊,三年音乐附中,五年音乐学院,八年的学习积淀了专业素养;另外就是经历,部队的团结友爱,领导的关怀照顾对我来说弥足珍贵。创作是感性的,这种感性不是说你高兴,你悲伤就能有一个很好的表现力,是需要时间来沉淀,而学习,不断地学习不会让你走弯路,两者缺一不可。

  我:成功的路上离不开贵人,张老师您的贵人是谁?

  张老师:提到人生的贵人,我很感谢一位老师,1977年正好赶上脱军装上学考音乐附中,由于14岁当兵理论知识相对匮乏,文化课不及格,学科主任一看我专业考得不错,就跟学校提“这个学生如果不进来,今年这个班没法办!”就这样破格录取了我,从此进入了科班,开始了作曲专业道路的学习,是这位老师改变了我的命运。

  我:那些恩情在您人生的道路上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张老师:人啊,离不开别人的帮助,哪怕是滴水之恩,后来我就想,其实人的情是还不完的,你怎样去报答,都抵不起当年那个时空里那份厚重。恩师帮助了我,我成长起来后,就去帮助别人。前两天我收到一条短信,说在去年我为这个年轻人做了一件什么事,过年要来看我,谢谢我,我都记不住了,他还记着。我这个人,要求自己有恩必报,但我从来不要求别人,做了就是做了,帮了就是帮了。

  我:可以说您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人与人之间连绵不断的爱和永恒吗?

  张老师:我想用音乐表达爱,想让更多的年轻人真正懂得人生的大爱,在追求音乐的过程中,感悟自己,感动别人。

  我:很多音乐人中途改行了,您觉得是物质的世界改变了他们吗?

  张老师:世上没有救世主,当然,任何外在客观的东西都不能左右一个真正想做音乐的人。现代社会,一切以物质为条件,但属于精神的东西应该是永恒存在的。当年我们很多同学,有的成家以后,迫于压力确实改行了,有些真的想把音乐做好,可能因为创作的局限最终调整了方向,选择了其他道路。

  我:这里面有些转行可能是到达创作的瓶颈了,再想有成就,硬拔是拔不起来了,可以说天赋对一个人长久的成长至关重要吗?

  张老师:天赋求之不得,自己能做的就是努力学习努力感受。

  人生的经历让这个豁达的北方汉子将人格魅力与独到的艺术见解相融合,在音乐世家与生俱来的天赋基础上,源于内心,融入他心的作曲、编曲功力更加深厚。或许,张宏光从来没有问过自己想要什么,但是,向前走,为了音乐向前走是他全部的理由。

  更好的“张宏光”永远在下一首

  我:您曾在“唱响中国”新创作歌曲音乐会的采访中,说要把自己最好的音乐状态展现出来,您认为目前创作最好的音乐是哪一首?

  张老师:你喜欢听《向天再借五百年》吗?我认为,明天的音乐会更好!

  我:一首成功的作品耗尽了创作者的心力,您是以怎样的方式去放松的?

  张老师:把酒言欢是常态,可现在啊,对荣誉的领悟,已经把这些都看淡了,回家乐呵一下就完了。

  我:回去反反复复回味?

  张老师:一气呵成的作品,从来没有回过头去听,只是看电视,听到了就是听了。

  我:创作焦虑的时候会发脾气吗?

  张老师:当然了,百爪挠心。

  我:听说您上一次住院,就是创作时过于劳累,以至于录制的时候突发脑溢血。

  张老师:构思让我重度失眠。做我们这一行,有时候会应酬,应酬完了,人家回去睡觉了,你还得去想,我要怎么写,我要怎么表达。

  我:为创作付出这么多值得吗?

  张老师:感谢这条道路选择了我,一切赴汤蹈火,一生心甘情愿。


《手写的流年》音乐会排练现场张宏光与韩磊

  当韩磊演唱这首歌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他还在埋头继续创作。在他心中,最好的作品永远是下一首。在不断突破自己、推陈出新的过程中,压力不言而喻,创作过程的焦虑激励着张宏光不断挖掘,不断进取。一首满意的作品,带来的不仅是一场听觉盛宴,更是社会意义层面的精神励志与灵魂归宿。随着年龄的增长,录制完一首满意的作品,张宏光已经对外在的荣誉淡然了,内求新颖独特是他永远不变的目标。

  瞬间即永恒

  人与作品越是反差大,越能跳出感觉的局限,获得作品里的鲜明,艺术内在的呼唤让张宏光将万千情绪融入器乐之中,抓住生活每一个稍纵即逝的灵感,在张老师的心里,创作出耳目一新的音乐是他要到达的圣殿。站在音乐的世界,他既是众人的伯乐,帮助过很多人,成就过很多人,又是驰骋的千里马,笔耕不辍,给予了大家更多的听觉体验,打开了无数人的心灵,在词作家曲作家歌唱家一环扣一环的齐力创作下,跨越创新。所以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张宏光,脑海里早已千里之外,我们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但是分秒、丝毫都是与音乐有关。有一次,他想到了一个旋律,没有及时记下来,懊悔得几夜没有睡着觉。后来,他的兜里常常有一支笔,灵感来了的时候再也跑不掉了,那是他最喜悦的时刻。说到这,已有皱纹的张老师幸福得就像吃到一口甜苹果的孩子。

  当年韩磊结婚,张宏光送出了一份特殊的彩礼,众嘉宾翘首盼望着仪式的开始,新郎挽着新娘伴着一曲《天边》闪亮出场。张宏光说再回去听为他们的爱情故事编曲的《天边》内心波澜起伏,新的征程和曾经的路,人或许一生都在寻找归宿,情随心走,心念不动。听理查·施特劳斯晚年写的《最后的四首歌》,尘世中的一切其实都是过眼烟云。寻来觅去,只有音乐里有着我的归宿,我们的归宿。”说到这,他喝了一口红酒。

  酒香,酒酿,岁月悠悠。

  一场盛宴背后的前世今生

  在问及音乐会《手写的流年》的渊源时,张老师把目光投向了妻子。

  妻子说,当时她提议给宏光办一场音乐会,朋友们就张罗起来了,当时暂定音乐会主题叫“向天再借五百年”,后来一张他手扶一米多高谱子的照片传到中央电视台策划李媛手里,她看着那堆成山的谱子突发奇想,改叫“手写的流年”!2018年7月28日晚,《手写的流年》张宏光经典作品音乐会在北京凯迪拉克中心成功举办。


张宏光在《手写的流年》音乐会现场

  我:妻子在您创作过程中出了不少力吧!

  张老师:她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让我能一心扑在创作上。尤其对待女儿,那天女儿钢琴考级,我一听,弹得不错嘛!什么时候开始学的我都不知道,这就是她妈妈一手带着她学习。在她脑海里,认为音乐家的孩子就得学钢琴,只要她认为孩子应该接收的知识,一样都没有落下。

  我:孩子对您有过埋怨吗?埋怨爸爸没有陪伴她。

  张老师:妻子在这方面对孩子有很好的疏通,由于长期在外,女儿上几年级我都给忘了,但是妻子很理解我,她让女儿从小在心里上对爸爸,对爸爸的事业,以及对人与工作的关系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我们家孩子很小就知道做一件事要投入,以后长大工作要尽职尽责做对社会有用的人,所以从这点上,我感谢妻子,感谢妻子的格局以及她在家庭角色中的把握和对女儿人生观的引导。

  能静心创作离不开妻子的牺牲,这个小张宏光11岁的女人为了他安心走遍大江南北,辞去工作承担起了主内的重担,默默站在背后扫除他一切后顾之忧。由于艺术创作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和长时间的专注,女儿的生活和教育全靠妻子一人。朝鲜族有一句谚语,聪明的鸟儿珍惜羽毛,聪明的人儿珍惜时间。敬业,是深入骨子里的,每次与韩磊一起吃饭,席间的话语永远是围绕着创作,沉浸在每一个音符里,能取得这样的成就,是几十年踏踏实实干事,沉下心来做音乐。人生多感受,一个音乐人用自己的五味杂陈填满了音乐的世界,著名音乐评论家金兆军称张宏光为中国流行音乐活字典。

  妻子的手机屏保是把幼年的张宏光演奏和现在女儿演奏两张照片PS在一起的,我看着当年还不知自己将为大师的小小张宏光,眼中满是对音乐的爱和渴求。他对音乐坦坦荡荡,他的音乐人生便是灿烂辉煌。

  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张老师的手机数次响起,是为一首曲子的最终敲定。工作之中,工作之外,张宏光永远是与音乐在一起。

  与智者聊天永远是意犹未尽,回忆的点滴都是故事,故事里是那一代音乐人对梦想的诠释。窗外小年的鞭炮声把我们从记忆中拉回,我们都激动地站了起来,张老师举杯感谢改革开放,感谢党的方针政策,40年改革变迁,作为一个心怀家国的作曲家,每一次创作都饱含着对时代的感悟,他用对梦想的坚守描绘着祖国发展的壮阔宏图,与时代同步,与世界同行。杯中酒一饮而尽,张老师说,年轻人有梦就要大胆去付出,去承担,摒除功利思想,真心做一个纯粹的人,扎根生活,潜心创作,用工匠精神,把对梦想的爱融入血液,融入时代,奉献祖国!

  夜深了,星空璀璨。明天张老师就要回到北京投入新歌的创作,转眼就快过年了,在他的音乐路上,永远没有停歇的脚步,而我将在内蒙古继续追随他的步伐感受他音乐世界里的大国情怀。音乐让我们相聚于此,相见恨晚,但每一个熟悉张老师作品的人,早在几十年前,就已如初见,他的音乐人生,激励了多少人的多少青春,我想,这大概是在用音乐修行吧!

  我们一起走进雪中,我仰望海拉尔的夜空,冰雪世界里我们头顶一片蓝天,追随同一个梦。我回头看着雪中的张老师,已经五十多岁的张宏光依旧像一个大男孩,他为艺术活得太纯粹了,他的世界里只有音乐。雪飘落在我们的头上,临别前,他妻子送给我一张用红色薄棉纸包好的唱片,她说,希望你喜欢《水月空禅心》。

  海拉尔的雪是浪漫的,伴着一种相聚的情怀,飘飘逸逸。

  月光拉长了我们的影子,我挥手,再见国宝级音乐大师,音乐盛典,还会再见。

  远处,不知谁哼起了《孔子春秋》的主题曲:“仲尼昨天你在哪里,咋相信你来你去是天意……仲尼明天你要去哪里,人生一世你向谁吐露心机,寥落时间点滴真情意……时时抬头我仰望着你。”

【免责声明】如遇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取得联系。

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邮箱:comnews2015@126.com